极速赛车1代,《极速车王》是如何对一段赛车运动史诗进行遮蔽的?

《极速车王》是如何对一段赛车运动史诗进行遮蔽的?

  《极速车王》的英文名是FordvFerrari(福特对法拉利),在部分欧洲国家叫LeMans’66(1966年勒芒耐力赛)。无论哪个英文名字都未能真实反映影片的核心冲突,而这正体现了本片的内在矛盾。影片通过艺术手法对原著或者真实历史进行了遮蔽,置换了精神内核,又不愿意彻底向市场妥协承认其商业片的本质,于是用含糊的片名将自己置于严肃历史和娱乐改编之间。

  艺术而非学术,如果只是对历史的等比复刻,既是对艺术的侮辱,也是对史实的糟蹋,古典根源可以追溯到莎士比亚甚至更远的荷马。詹姆斯·曼高德的《极速车王》,如何通过对于讽刺艺术对人物和器物、关系与矛盾、符号与意义进行遮蔽,并注入新的悲剧内涵。这里我对应原著GoLikeHell:Ford,Ferrari,andTheirBattleforSpeedandGloryatLeMans,分享我的几点观察。

  首先,是对亨利·福特二世和GT40的祛魅。

  与电影构造的背景相反的事实是,60年代初福特汽车正值鼎盛,销量和市场份额不断创下记录。福特二世接手公司的前二十年,被美国媒体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企业复兴。作为扩张欧洲商业版图的重要宣传阵地,24小时勒芒耐力赛不可能被忽视。GT40从某种意义上,还充当着福特向第二任妻子意大利人克里斯蒂娜夸耀的作用,即美国对欧洲的征服。极具眼量和管理才能的福特二世和印着其家族名字的汽车是美国精神和繁荣年代的象征。

  放到今天,福特二世这样的美国梦已经提不起观众的兴致了。导演曼高德抓住了当下的“时代精神”,年轻人对国家符号的排斥和对资本主义的怀疑,消解了FordvFerrari这场世纪对决的史诗意义,转化为个人主义和男子气概的颂歌。福特二世参观试车场这一幕体现了这种转化的巧妙。

  崔西·莱茨在影片中贡献了本年度最精彩的哭戏。福特二世作为汽车工业的头号人物,他从未体验过速度的激情,以至于失声恸哭,感念先祖。这一绝妙讽刺从精神层面取缔了福特家族代表福特汽车的合理性,而赛车手取而代之成为这一精神符号的合法代表。

  GT40在美国人心中是力量与美的象征,与阿波罗11号一样是60年代工业繁荣的体现。一辆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个人功劳。影片中,迈尔斯的改装技艺和精准预测是多个原型人物和团队功劳的嫁接,他借夸赞法拉利吐槽GT40,“如果这是选美比赛,我们就输了”。即便从外形看,这也不属实,GT40有一种超越时代的经典的美,直到今天,1966年勒芒款的GT40海报和车模还在车迷中流通。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GT40所代表的集体主义和爱国情绪的遮蔽。

  第三类讽刺,是对美国人和美国车手的讽刺,胆小的车主把好车当拖拉机开,直升机上谢尔比的狂野把众人吓得脸色铁青,美国房车赛的车手们唯唯诺诺不敢玩命开。美国人的胆小怕死,从侧面凸显迈尔斯冒险精神的崇高,也为影片最后一幕——24小时勒芒耐力赛,达喀尔拉力赛诞生之前世界上最危险和艰苦的汽车赛事——做了铺垫。

  作为片名的另一半,恩佐·法拉利向肯·迈尔斯摘帽致敬,一方面是对福特二世傲慢姿态的进一步贬损,另一方面代表着他与福特二世在故事中心的让位。从原著两位汽车巨头的鸿篇叙事,转换成迈尔斯个人与集体的对抗与妥协。这也是片名宏大但格局很小的原因,因为影片是对原著中最后几页中的一个故事——毕比令迈尔斯减速,让三辆福特汽车同时进入历史镜头——的扩写。

  《极速车王》对历史真相的遮蔽和符号意义的消解都做得非常成功,将历史碎片拼接成了一个崭新故事。为什么说崭新,是因为生活失意、夫妻争吵、兄弟打架、屡遭刁难,限制参赛,在历史中都不存在。这些添加并无新意,都是典型的好莱坞叙事套路,一个标准美国梦加反高潮的结尾。但好就好在通俗易懂,加上出色的摄影提升了影片的视觉观感,很容易赢得观众的口碑。

  导演曼高德执着于英雄题材的悲剧化处理,意图增加故事的厚度。或商业妥协或力有不逮,这种努力总是略显投机,归根结底只是满足了观众的品味焦虑,使其获得自欺欺人的安慰感。《金刚狼3:殊死一战》就是例证。

  《极速车王》的悲剧化处理,这种个人与官僚商业机器的对抗,不是大卫与歌利亚式的,而是特斯拉与爱迪生式的。官僚集团偷走了本属于一位天才的荣耀,让观众产生的共情,是一种简单粗暴的道德义愤,而非对人物命运的同情。以致于迈尔斯死亡一幕力度单薄,观众情绪的顶点在大赛宣告成绩的那刻已经抵达,这是这个角色真正的死亡。道德义愤能够被迅速激起,但不会长久在内心激荡。这种悲剧缺乏艺术张力,也就注定了影片不会在艺术成就上走得更远。

  实际上,新的影片主题下,迈尔斯的死必须淡化,这是影片所不能承受哀伤,也是影片对车手悲剧命运的遮蔽。迈尔斯从车里甩了出来当场摔死。1955年勒芒耐力赛上,一辆赛车在碰撞后解体冲向观众,车手和83名观众丧生。恩佐·法拉利视车手生命如草芥,每一座冠军奖杯上都落满了骨灰。谢尔比曾多次拒绝了法拉利的邀请,他不愿和魔鬼做交易,“那个狗杂种杀了我的朋友,还杀了其他人。”

  勒芒是汽车品牌的殿堂,也是车手的坟场,原著标题GoLikeHell渗透纸背的寒意即来源于此。这都是题外话了。

《极速车王》的真实历史:福特与法拉利的江湖恩仇,赛车天才肯·迈尔斯的陨落

​福特VS.法拉利恩怨的起源

1963年,福特副总裁唐·福莱尔带领众多高管和意大利的赛车狂佐·法拉利1898-1988,意大利谈判收购事宜。

当年的会议合影

  然而,福特公司拟定的合同条款,是法拉利老爷子难以忍受的致命缺陷。最后,法拉利坚决拒绝。

法拉利异议的合同笔记

  福特三百多万的谈判费和九个月的宝贵时间也因此付之东流。而法拉利车队的掌控权仍牢牢握在恩佐·法拉利的手上。

福特二世|恩佐·法拉利

  博弈的失败激起了福特二世(1917-1987,美国)的怒火,他知道,唯有在勒芒大赛上碾压法拉利车队的夺冠之梦,他才能一雪前耻。

福特二世

  多年前,临危受命的福特二世尽管没有早逝父亲的相助,可他仍然使亨利·福特(祖父,那个用一把斧子砸烂墙门,把福特雏形车开上大街的男人)留下的家业成倍地扩大。

他有信心,自己一定能让法拉利颜面扫地。

亨利·福特

1965年及以前,法拉利车队在勒芒赛场上勇夺六次冠军宝座,奠定了其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不可撼动的霸主地位。

  比起法拉利在赛车事业上的辉煌战绩,新生的福特赛车队简直不堪一击。福特公司甚至还不能生产出,能挑大梁的标准赛车。

  卡罗尔·谢尔比(1923-2012,美国)

  连续败北的福特二世决定,把在勒芒赛场上功成名就的希望压在谢尔比的身上,而谢尔比日后则是赛车汽车设计行业中的扛把子,

谢尔比

  初识谢尔比时,人们很难想象他小时候是个药罐子。7岁时,他被检查出来心脏有问题;长大后,他当过空军,油田工,还养过小鸡仔;再后来,他成了大红大紫的赛车手,也破过不少记录。

谢尔比的公司官网

1959年,谢尔比赢得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但这也使他的心脏更加脆弱。他不得不从赛场上退伍,自己创业开公司。还好柳暗花明,他也由此开启了自己传奇的设计师生涯。

老年谢尔比

肯·迈尔斯(1918-1966,英国)

  迈尔斯是卡罗尔·谢尔比眼中的千里马。当时,谢尔比力排众议,坚持让迈尔斯征战勒芒24小时耐力赛。

迈尔斯

  迈尔斯打小热爱汽车;青少年时期当过学徒,天赋异禀的特质让上司主动将他送到技校学习系统知识;二战爆发,他成了坦克指挥官;战后,他凭着好手艺当上了机械师。

  这位在英国长大的年轻人,用他浓厚的伯明翰口音向众人表示:机械师是他职业生涯的方向,而开车则是令他放松的爱好。

福特大逆转

  新生代福特GT40,高40英寸,流线型,机身却不稳;底盘,发动机排量都存在不少问题。在紧张的开赛前,谢尔比和迈尔斯只得不断改进,改进,再改进。

1966年,距离同法拉利谈判失败后的第三年,福特二世终于迎来了大逆转。

1966年6月20日,福特二世旗杆一挥,迈尔斯和布鲁斯·迈凯伦及另一名队友一起,开着GT40MK2,同法拉利车队在勒芒一较高下。

  勒芒24小时耐力赛凶险异常,无论刮风下雨,在每年的六月,总是如期举行。赛车道单圈长13.357km,小组内的三人轮番上阵在赛道上疾驰。

勒芒赛道图

  起初,主力迈尔斯凭借高超的车技带领队友领先,当夜幕降临时,法拉利车队逐渐反超。一心求稳的福特二世要求迈尔斯保持速度,而迈尔斯却果断决定提速,打破了单圈比赛时速。

  多亏迈尔斯的提速,福特二世终于达到目的——打败法拉利。

然而,迈尔斯并非这场比赛的冠军。

迈尔斯的成全

  在比赛的后半段,法拉利车队因为机械故障全军覆没,领先的迈尔斯胜券在握。福特高层决定,趁这个扬名立万的机会,迈尔斯必须减速。

  这样,全世界都能看到这一盛况——福特旗下的三辆赛车齐头并进,同时压线,包揽这场比赛的前三甲。

  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迈尔斯被迫减速,等待队友们追上他,他也因此错失了夺冠的机会。

  按照赛制规则计算成绩时,队友布鲁斯·迈凯伦则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在参加勒芒赛之前,迈尔斯已经获得了1966年“代托纳24小时耐力賽”和“賽百灵12小时耐力賽”的冠军。

  如果不是因为“谦让”而错失1966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桂冠。那么,迈尔斯极有可能成为这世上唯一一个,在同一年内同时获得这三项大奖的赛车手。

天才的离开

  对于这项丑闻,迈尔斯并没有公开表示过对福特高层的埋怨,他反而感激自己和谢尔比共事的日子。

迈尔斯|饰演者克里斯蒂安·贝尔

  两个多月后,迈尔斯继续潜心测试。当J-Car车疾驰到赛道的下坡处时,突然翻车起火,顿时,浓烟四起,迈尔斯被狠狠地抛出车外。

  而他的儿子,皮特,就在不远处,看着他所崇拜的父亲就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皮特和他妻子

2019年,已是耄耋之年的皮特表示,他数十年都未曾想过重返勒芒,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至于福特,在首次大捷之后,便一鼓作气,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又连续获得了1967-1969年的冠军。

  电影《FordvFerrari》《极速车王》,2019则是根据这一历史事件改编而成。电影直译《福特大战法拉利》

  影片除了突出表现谢尔比和迈尔斯对赛车的激情外,在细节上还强调了福特高层内部的官僚作风,福特二世这个阔佬的自负傲慢;

  谢尔比(马特·达蒙饰)|福特二世(崔西·莱茨饰)

恩佐·法拉利的执拗但对赛车的狂热和尊重;

法拉利(雷莫·吉罗内饰)

妻子对迈尔斯的包容。

  莫莉(卡特瑞纳·巴尔夫饰)|迈尔斯(克里斯蒂安·贝尔饰)

  在此,小爷想要特别说一下迈尔斯的儿子皮特,电影中有关他的镜头还挺多的。

皮特(诺亚·尤佩饰)

  他既是一位天才赛车手的儿子,充满了对赛车父亲的崇拜;又是一位赛车迷,体内藏有为赛车而狂的火种;他还是无数赛车手的童年翻版,向观众映射赛车梦想在赛车手幼年时萌发的始末。

标签:
上一篇:猫形态的赛车,战车大战cats|打造无敌的猫猫战车必须用强大的武器
下一篇:carx2怎么进游戏,CarX漂移赛车2最受欢迎的漂移游戏!做秋名山上速度最快的仔!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